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多国关注阿富汗局势,塔利班举行记者会:不想重复任何的战争

时间:2021-08-18 10:36:02来源:环球时报 发布者:程是颉 青 木 白云怡 陈 欣 柳玉鹏 王 伟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禁止进入任何前政府官员家中”,“任何人的生命、财产和荣誉都必须得到保护”,“对撤离的外国使馆车辆予以放行”……随着阿富汗塔利班迅速接管首都喀布尔,以及其领导人发出一系列“快速重启”社会秩序的指令,全世界都在密切关注着这个国家局势令人震惊的发展。在16日召开的联合国安理会紧急会议上,各国代表都强调,必须确保阿富汗不再成为恐怖主义温床。同一天,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分别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印度外长苏杰生、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通电话。王毅强调,国际舆论普遍认为,阿富汗形势发生剧变标志着军事干预、强权政治不得人心,终将失败。16日,在国际舆论对美国失败的嘲讽中,沉默多日的美国总统拜登发表演讲,为其撤军行动进行辩解,称美国在阿富汗的使命从来都不是关于国家建设。“这倒也是句实话。”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7日说,因为无论是在伊拉克、叙利亚还是阿富汗,“美国的力量和作用是破坏”。北京时间17日深夜,塔利班在喀布尔召开记者会。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表示,过去的政府犯下了很多的错误,塔利班不想重复任何的战争,也不希望有任何的国内和国外的敌人。

8月17日,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左)在喀布尔举行首场记者会。

欧洲国家反思“最大挫败”

当地时间17日傍晚,塔利班在喀布尔的媒体中心召开了首场新闻发布会。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穆贾希德表示,经过20年的艰苦战斗,塔利班组织终于重新回到喀布尔,“这不仅仅是组织的胜利,也是整个国家的荣耀”,是阿富汗人民在经历过长期外国军队占领之后重新拥有国家权力的象征。他说,阿富汗女性将在伊斯兰教法下享有教育等权利,私营媒体将“保持独立”,但记者从业“不得违背国家价值观”。

在喀布尔国际机场,用于撤侨的军用飞机周二一早恢复起飞。《纽约时报》说,在美国军方控制空中交通枢纽优先撤离西方公民的情况下,周一蜂拥至机场的大多数阿富汗人后来都离开了。

喀布尔机场16日的混乱和发生的一系列惨剧令全世界震惊。17日,美国“防务一号”网站发布的一张照片传遍国际媒体:640名阿富汗人挤在15日晚起飞的美国一架大型运输机舱内。另外一段新视频也广为流传:美军飞机起飞后,有阿富汗人似乎被起落架舱的舱门夹住,飞行过程中,遗体在空中剧烈摆动。

“喀布尔机场的景象对于西方政界来说是可耻的。”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17日表示,阿富汗的现状是“我们都负有责任的人类悲剧”。他说,西方国家多年来在阿富汗建立稳定社会的努力失败了,“这给我们过去和未来的外交政策、军事行动提出了根本性问题”。

据法新社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16日也表示,北约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取得的成果低于预期,“必须从中吸取教训”。有消息人士透露,默克尔在与基民盟党内高层召开的会议上表示,一旦美国决定撤军,其盟友不得不跟着这么做,而美国的撤军决策部分归咎于其“国内政治原因”。基民盟主席拉舍特的言辞则更为激烈,他将北约在阿富汗的整个行动称为该组织“成立以来遭遇的最大挫败”。

英国皇家三军联合研究所认为,英国也应该自我反省。该智库17日刊文说,20年来,英国领导人假装在制定一项阿富汗战略,实际上只是“美国战略中的英国战术”,而英国对美国的政策几乎没有影响力。从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到阿富汗,英国参与了所有这些战斗,但未能在战略上改变其中任何一场战斗。

拜登“肆无忌惮的辩护”

当美国的盟友正反思失败的教训时,拜登仍在为他的撤军决定极力辩护。他在16日的讲话中承认塔利班的胜利超乎预期,撤军带来“艰难而混乱”的后果,但他“坚决捍卫自己的决定”。拜登一边声称,自己作为指挥阿富汗战争的第四位美国总统“不会推卸责任”,一边指责他人的过失。拜登说,美国给阿富汗军队“决定自己未来的一切机会,但无法给他们为未来而战的意志”。他强调阿富汗政府领导人“逃离了这个国家”,阿总统加尼未能兑现自己的承诺。

拜登称,美国在阿富汗的使命“从来都不应该是关于国家建设的”,而是打击发动“9·11”恐袭的极端分子。据《纽约时报》报道,他还将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行动跟中俄扯上关系,称“真正的战略竞争对手”希望看到“美国继续投入数十亿美元的资源,无止境地专注于稳定阿富汗局势上”。

拜登的讲话在美国引发不同反应。一些民主党议员称赞他阐明了美国长期卷入战争的成本,但在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看来,目前的状况是“巨大的溃败”。

不少美媒显然也对拜登的讲话不满。《纽约时报》17日将他的一系列说辞形容为“肆无忌惮的辩护”。CNN在首页头条位置刊登题为“拜登无法否认在阿富汗失败的绝望场景”一文。美国《外交政策》称,拜登仍在“嘴硬”,而其他美国官员也正忙于“道貌岸然”地指责别人,并渲染“美国已经做得足够了”,但实际上,美国做得还不够,甚至促成了当前的苦难,美国背叛了阿富汗。

在17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揭穿了拜登的诡辩:“美国以反恐名义发动阿富汗战争,但是美国赢了吗?我们看到,20年来在阿富汗的恐怖组织从个位数增加到了20多个。美国给阿富汗人民带去了和平吗?我们看到,20年来,十多万阿平民在美军及其盟友的枪炮下伤亡,1000多万人流离失所……”

塔利班大赦政府官员

法新社17日描述说,接管喀布尔后,塔利班当天试图“快速重启”社会秩序。该组织文化委员会成员萨马甘尼宣布大赦所有政府官员,敦促他们返回工作岗位,“你们应该满怀信心地开始自己的日常生活”。美联社说,这是塔利班首次就其如何进行国家治理进行表态。一些阿富汗人似乎听取了塔利班的建议——头戴白帽的交警重新出现在街头。萨马甘尼17日还呼吁女性参加政府工作,称“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并不希望女性成为受害者”。

周二,塔利班与一些阿富汗政府官员的谈判仍在继续。《华盛顿邮报》说,当天,塔利班的二号人物巴拉达尔从卡塔尔抵达阿富汗,这或许意味着,谈判接近达成一致。不过加尼政府的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称,根据宪法,他目前是“合法的看守总统”。外媒称,这可能给权力交接谈判带来变数。

《华盛顿邮报》16日评论说,中国、印度、巴基斯坦等阿富汗邻国正警惕地关注着塔利班戏剧性地接管了国家。近几个月来,这三个国家的政府都加大了与塔利班的外交接触力度。阿富汗“变天”给亚洲带来新的地缘政治格局,各方存在“不同程度的担忧”。对巴基斯坦而言,阿塔的“回归”在战略上意味着“击败”了对手印度,但这也有可能令威胁巴政局的巴塔受到鼓舞。对印度来说,这加剧了人们对克什米尔激进主义的焦虑。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学者认为,在阿富汗问题上,中国的态度是“安全第一”。

17日,《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与中国驻阿富汗大使王愚取得联系。王大使说,使馆在正常运转,塔利班方面对保证中国使馆安全做了承诺。王愚还给《环球时报》发来五星红旗在使馆主楼上高高飘扬的照片。据他了解,目前俄罗斯、巴基斯坦、伊朗驻喀布尔的使馆也都在运转。

围绕阿富汗问题,中俄美三国外长16日进行了两两通话。英国路透社称,王毅在通话中批评美国从阿富汗“仓促”撤军的行动,表示这“已对阿局势造成严重负面影响,下步如再制造出新的问题,更不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

“客观来说,中美在阿富汗问题上拥有不少共同利益。”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一是保证阿富汗不出现大规模动荡混乱,二是阻止阿富汗境内恐怖主义外溢,三是寻求在阿富汗构建一个包容代表各方力量的政权安排。然而,在美国整体针对中国的对抗性战略没有改变的情况下,美国指望中国能够帮助其从阿富汗“脱身”是不现实的,更不必说华盛顿阿富汗政策调整还被视为意在集中精力对付中国。此外,美国在反恐问题上的双重标准,也为双方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合作设置了障碍。

朱永彪表示,在阿富汗事务上,大国的协调终究是外因,无法弥合阿富汗内部各派势力的历史矛盾与深刻分歧,“阿内部力量的能动性、建设性和破坏性都很强,大国不应力图充当‘家长’角色,这无法根本性解决阿富汗问题”。

环球时报驻巴基斯坦、德国特派特约记者 程是颉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 陈 欣 柳玉鹏 王伟

------分隔线----------------------------
猎取网 网 上 找 资 源 就 上 猎 取 网

竞价广告